离酒

掉坑请注意了,这个作者经常性失联。

 

【维勇】Once(16)

16.


尤里离开的那一天,勇利、维克托和安琪儿专门去了机场送他。

尤里还是那副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似的不爽模样,但在进安检门前却跟勇利说了一句:“决赛的时候见。”

这句话很短,但变相就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鼓励。他认可了勇利的能力,并期待着在决赛上能和他决一胜负。这已经算是他能说出的最好的话了,毕竟谁也不能指望尤里那张不饶人的嘴巴能说出多好听的话来。

勇利听到这话后立刻便笑了,道:“我一定会努力的,到时见!”

尤里酷着一张俊脸,比了个“OK”的姿势。

“那我走了。”

“一路平安!”勇利说。

“有空再来长谷津玩哦,尤里奥哥哥!”

尤里挥了挥手,转身便潇洒地走了。

“好了,既然现在只剩下半天了,不如今天就暂停训练吧。”在回去的路上,维克托提议道:“最近勇利都没空陪安琪儿,干脆我们出去玩吧。”

“好呀好呀!”一手牵着勇利、另一手则牵着维克托的安琪儿像小兔子一样跳了跳。

“那好吧,安琪儿想去哪里玩?”勇利问。

“去海边!安琪儿今天想去游泳。”

“昨天不才在海边烧烟花吗?今天又去?”

“没关系嘛,反正她喜欢就一起去吧。”维克托说:“刚好今天特别热,游泳刚刚好。”

“是呢,安琪儿想泡在海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因为想穿新买的泳衣吧。”勇利捏了把她的脸。

昨天他带尤里和安琪儿四处逛逛,在商业街那儿尤里看中了一件有狮子图像的T恤,安琪儿则买了条新泳衣。其实她不缺泳衣,只是看到新的又喜欢,勇利只得给她买了。

安琪儿便“嘿嘿”地笑了两声,勇利故意说:“老是爱臭美。”

“不对呀,爸爸,小维叔叔可是跟我说,女孩子的衣服鞋子包包……怎么样都是不嫌多哒!”

“没错,看到喜欢的就买是了。”维克托说。

勇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俩了,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很快他们仨回了家,勇利和安琪儿收拾了一大堆东西搬上车,然后便驱车前往海边。

本来勇利打算先把伞什么的支在沙滩边上的,不过维克托和安琪儿都按捺不住要冲进海里的决心,于是勇利只得先把东西搁车上。安琪儿早就在家里换好了泳衣,这会儿一脱连衣裙,就露出了里边儿的粉红色小泳衣,裙子还围了一圈儿花边。维克托他们就更简单了,T恤配着泳裤就这样出来了,而且维克托甚至连T恤都不很想穿。

“安琪儿,过来。”勇利说道,安琪儿就拎着救生圈挨到爸爸身边,勇利拿着发绳给她扎了条高马尾,然后把头发盘成大团子,安琪儿脑袋就像顶了个银色的球儿。

“可以啦。”勇利拍了拍她的小胳膊,安琪儿道了声谢,便蹬着人字拖对着车子的后视镜照来照去,又问维克托要手机,两人没下水就先自圌拍了一通,还把后面在脱圌裤子的勇利给拍下去当背景了。

不过勇利好歹是身穿一条短裤,里面套着泳裤,维克托确认勇利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走圌光。

现在彻底瘦下来的勇利的身材可结实健美了,安琪儿便好奇地戳了戳上面的腹肌,道:“哇,爸爸没有小肚腩啦。”

“那当然,这是腹肌来的。”勇利自信地叉着自己的腰,得意地说,维克托的手忽然从他身后伸出并揽住了他的腰,艳羡地道:“还很细,真好呢。”

勇利微微红了一下脸,“这里人很多啊。”

“有什么关系嘛,也没人会留意我们的。”

安琪儿挽着维克托另外一只手臂,道:“我们去游泳吧,爸爸,小维叔叔。”

“好,走走走!”维克托拉着安琪儿像脱缰野马似的狂奔,勇利追了上去,道:“维克托,带安琪儿先去冲一下圌身子再下水!”

维克托便把安琪儿拉到不远处的淋浴处,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水管接俩花洒头,一扭开开关就会喷水的那种。维克托把安琪儿拉到花洒头的旁边,然后捞了点水拍打在她的身上,她那一身小肥肉颤颤的,轻轻一拍便会发出“啪啪”的响声。

“唉哟,你怎么那么圆。”维克托要被笑死了,为什么他的女儿那么胖!

“我不是圆,奶奶说这叫壮!”安琪儿乖乖地站在那儿,任由维克托在那儿忙活,“爷爷说小孩子壮一点好,不会被欺负……”

“好像也是有那么点道理吧。”维克托摸了摸她的小肚子,软圌绵绵的,道:“好了,安琪儿先站那儿等我们。”

“嗯,好。”她抱紧了自己的救生圈,勇利也占了另一个花洒头,正在给自己洗着身子,维克托看了他几眼,忽然伸手拽着勇利的头发,把他的脑袋用力往下一压,勇利的头发瞬间就被花洒喷出的水也给弄圌湿了,只是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睛也进水了。

“哈哈哈!”恶作剧成功的维克托大声地笑。

“维克托!”勇利揉了揉眼睛,然后不甘示弱,赶紧把对方的脑袋也给摁下来了,这下子他也彻底弄圌湿了维克托的头发,还溅了自己一身水。维克托予以反击,两人在花洒头底下互相给对方洗头发,搓来揉去的,特别幼稚。

安琪儿在旁边哈哈大笑,末了勇利关了水龙头,像狗一样甩了甩头上的水,维克托便抱着他的身子,然后把脑袋靠在他的锁骨那位置拼命蹭,又甩了勇利一脸水。

勇利便推开他,笑着说:“你、你别过来,烦死了!”

“哈哈哈,好玩吗?”

“你幼稚不幼稚啊!”

“哎,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安琪儿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维克托一手牵着她,一手牵着勇利,道:“好了不闹了,走走走,游泳去!”

三个人疯狂地朝沙滩跑了过来,碧蓝的海水挟带着雪白的浪花奔赴而至,然后岸上的人们要和大海热情相拥。他们跑得极快,中途勇利的鞋子就被蹬掉了,安琪儿的鞋子则被扑过来的一个浪给冲到海里去了。

“哎呀,我的鞋子!掉水里了!”安琪儿惊叫,“要被带走啦!”

“我去捡。”维克托连忙扑到水里,幸亏他手长脚长,刚好就捡回了那只鞋子,便站了起来:“我捡到……”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哗啦”一声,维克托便看到水花朝着自己的脸上扑过来了,根本来不及躲开,然后他擦了擦眼睛,只见对面的勇利微微躬身,双手并在一起,似乎就要发起下一波攻击了。

“再来!”勇利喊了一声,维克托连忙转过了身子,水花溅了一身,此时他也顾不得鞋子了,把它丢到了岸上,退了几步,道:“你竟然玩偷袭!”

“就准你玩,我不可以玩啊?”

“你学坏了啊!”维克托泼了勇利一身水,勇利嘴巴没合上,莫名就吞了些海水。

“唉哟,好咸。”勇利拧巴着眉头,又往维克托身上泼了几下,道:“安琪儿快过来帮忙!”

“好!”

“安琪儿你不能这样的,小维叔叔也对你很好啊。”

“别听他的,把小维叔叔打圌倒,哈哈哈!”

结果就是勇利父女对维克托发动了猛烈的攻击,维克托反击了数下便已然放弃,被他俩搞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好了,不玩了,去游泳吧。”勇利后来觉得有些累了,就拉着安琪儿到海里游泳去了,维克托便跟在其后,三个人在水里泡了大半天。他们找了个人不是太多的区域游动,安琪儿在泳圈里蹬着腿圌儿,勇利去哪儿就把她拉到哪儿,维克托就跟巡逻的鲨鱼似的绕着他俩转。游了一会儿他不想游了,就伸手去抱勇利,水里有浮力,他也没费什么力气,两人肌肤相触也是凉凉的,颇是舒服。

勇利脚着不了地,只得把手圈在对方的脖子上,道:“你又犯病了。”

“什么病?”

“那个叫什么?肌肤依存症?”勇利说:“我发现你就经常喜欢求抱抱,一刻都不肯撒手。”

“不好吗,习惯了之后就会发现很舒服的,而且我只抱你和安琪儿呀。”维克托抬着脸看他,勇利随着海水流动而一跃一跃,然后那人抬手把自己的刘海往后耙了耙,他那睫毛上挂着水珠,淡粉色的唇微张,那副垂眸看着自己的模样,别提多性圌感了。维克托喉结微动,在勇利的下巴那儿亲了亲,又凑到了嘴唇那儿啄了一下,勇利拍了拍他,道:“安琪儿还在看着呢。”

安琪儿在身边游着,小脚丫打着水花,哗啦哗啦作响,看到他俩亲密地接吻,也没意识到什么不对,只是伸出双手,道:“安琪儿也要亲圌亲!”

“来,亲圌亲你。”维克托扯着她的小泳圈把她拉到了身边,在安琪儿左脸上亲了口,勇利便笑了,在安琪儿右脸落下另一吻。

“哈哈太棒啦,安琪儿也要亲圌亲爸爸和小维叔叔。”她嘟着嘴,维克托和勇利只得把脸凑过去让她亲。

“么么哒!”她咂吧着小圌嘴,高兴地围着二人转圈圈。

三个人在海里泡了好一阵子,后来安琪儿发现自己的手指皮肤变白了,勇利便拎着她回了岸边。

一上岸勇利就把毛巾围在安琪儿身上,两个大人去车上找太阳伞和沙滩布,然后在沙滩边占了个没人的位置后,便开始支伞。太阳伞被支好以后,安琪儿就坐在伞底下的沙滩布那儿喝水。

“饿了么?”维克托问,安琪儿点点头,他便说:“那我去找点吃的。”

“拿点安琪儿爱吃的。”勇利说,他现在没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无障碍地使唤维克托了。

维克托走后,勇利这才想起要给安琪儿抹防晒油,于是拿出防晒油,在安琪儿的小胳膊小圌腿那儿搓来搓去,安琪儿觉得好玩,也有样学样,开始给勇利涂防晒油。维克托端着一大堆食物饮料回来的时候,便发现安琪儿正趴在勇利背上,成了勇利的一个龟壳。

勇利很白,虽然比不上维克托那种天生的种族优势,但因为长期在室内训练的原因,基本没被晒黑,再加上他跑步也只在清晨和晚上,就更少会接触日光了。安琪儿也是白白圌嫩嫩的,此时两块儿豆腐正躺在那儿安详地歇息着。

看到维克托回来了,安琪儿和勇利便连忙爬起来,他便把两个插着吸管的椰青分别放到勇利和安琪儿手上,身后还跟着俩穿着比基尼的年轻美女,手里正拿着一堆吃的。勇利啜了一口椰汁,便好奇地看了她们一眼。

“啊,谢谢你们了。”维克托从她们手上接过了吃的,径直塞到了勇利的手上,那俩美女看了看维克托,又看了看勇利和安琪儿,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了句“别客气”便转身走了。

“她们……是谁啊。”勇利装作不在意地问。

“路上碰到的,我东西太多,一个人拿不回来,她们非得说要帮忙,就只好让她们帮了。”维克托说:“你别生气啊,我可对她们没兴趣。”

勇利啃着手上的烤鱿鱼,说:“我才没有生气呢,反正这一路上不都很多人朝你吹口哨嘛。”

……不但有美女,还有男的,数都数不清。

“我什么都没听到,也没看到。而且我这里就有个小圌美女呀,”维克托伸出手指一勾安琪儿的下巴,安琪儿害羞地笑。然后他偏过头,又一勾勇利的下巴,手指从喉结那儿划至唇边,道:“噢,还有个小帅哥啊,我看你们就够了,其他人在我眼里都是什么南瓜西瓜来着。”

勇利便笑了,维克托又端着一碗刨冰,道:“我还买了这个,吃一口吧。”他用勺子舀了些碎冰,放到勇利唇边,勇利便吃了,然后他又给安琪儿吃了口,最后才轮到自己。

“好吃吗?”

“好吃。”安琪儿捧着椰子说,“小维叔叔也喝。”维克托便探头过去,喝了几口鲜甜的椰子汁。

“还不错的。”勇利继续啃烤鱿鱼,腮帮子鼓鼓的。

“够吗,不够我再买。”

“够了,先吃吧。”勇利说:“你吃这个烤鱼,好吃的。”

三人便开始互相喂来喂去,维克托买回来的食物确实很多,最后三人都吃得肚皮圆圌滚滚的,齐刷刷躺在伞底下歇息。躺了一会儿,安琪儿又坐不住了,拿出铲子和桶,说是要玩沙子。

勇利便说:“你就在这边上玩,别去其他地方。”

“嗯,好,我就在这里建城堡。”

“要过去帮她吗?”维克托问。

“先不用吧,她一个人玩得可开心了。”

维克托便戴上墨镜,手牵住了身边的勇利的手,“那好。”

勇利想了想,说:“你好像还没涂防晒啊,不会晒伤吗?”

“噢,忘了,你帮我呗。”维克托笑着说,勇利便唯有认命地给维克托抹防晒霜,那人懒洋洋的,还不肯坐起来,勇利给他涂完了手脚之后,就把维克托给翻了过去。

维克托问:“你要坐在我屁圌股上吗?”

“不要,”勇利拒绝:“人那么多,太羞耻了。”

维克托只好无奈轻笑。勇利把防晒霜倒在维克托背上,然后把它给推开,涂的时候顺便还揉了把维克托那结实的背肌。他摸了一会儿,疑惑地道:“你的肌肉怎么绷那么紧呢?”

“哦,可能……最近休息不好吧。”

“你都不怎么动,也不练习跳跃,快别那么懒啦。”

他拍了拍对方的手背,道:“好,有机会会多动的。”

之后他和勇利躺在沙滩布那儿聊了会儿天,安琪儿一个人砌沙滩城堡,过了一会儿维克托便起来陪她玩,勇利又去买了吃的喝的。下午一晃眼便过去了,黄昏的时候他们还在水里泡了一小会儿,这时候有些人带着狗到海边散步,小狗在海里玩着水,因为主人的吆喝,又连忙跟上了主人。

安琪儿看得眼睛都直了,维克托便摸了摸她的脑袋,“安琪儿也喜欢小狗吗?”

“喜欢。”安琪儿说:“不过,奶奶说养狗会让爸爸想起小维,就没有养了。”

“那以后有机再考虑要不要养吧。”

“嗯,好!”

勇利那时候恰好潜到水里,所以并没有听到他俩的话,待他浮上水面后,维克托便说:“水变凉了,我们回去吧。”

勇利点点头,三个人便上了岸,收拾好东西便驱车返回了家。


那天晚上安琪儿没有和勇利他们睡觉,跑到爷爷奶奶圌房间里玩儿去了,维克托便赶紧趁着这个时候把勇利拉到自己房里,然后把他给忽悠到床上。

他让勇利脱掉衣服趴着,说是要给勇利按摩一下圌身子,这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是有钱的运动员,营养师、按摩师、教练一个不少,勇利请不起,估计一个维克托都足够让他花掉不少积蓄了。但幸亏维克托什么都懂,所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给勇利按摩肌肉,顺便舒缓一下勇利紧张的精神。今天他们明明是出去玩了,也不知道维克托怎么想的,可勇利还是乖乖地趴到床上了,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平角裤衩。

维克托像往常一样把薰衣草气味的按摩油倒在手上,使劲搓了搓,直到手心微微发热为止,然后他坐到了勇利身上,把按摩油抹到对方背上,然后用着轻柔的手法推开。这些他是学过的,毕竟他觉得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会替自己这般按摩,维克托的手法颇是熟练,力度适中,按摩着勇利的背肌手臂,让勇利觉得特别舒服,忍不住还哼哼了两声。

维克托的手顺着勇利那挺直的脊梁往下抚摸,勇利的皮肤细嫩滑腻,手圌感特别好,而且还有俩腰窝,非常性圌感。维克托忍不住戳了戳,总感觉今天圌安琪儿不在,顿时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成人了起来。

而勇利对此一无所知,刚开始这般亲密的抚摸会让他感到害羞,后来习惯了便没有多想,只认为是自己少见多怪。他总是趴着,所以也不知道维克托是用着怎样的赤圌裸裸的眼神觊觎着自己年轻的身体。而这时候维克托的手心在勇利的腰圌际来回地抚摸了好几下,颇有些情圌色的意味,然后那手又挪到了股圌沟的位置,维克托勾住勇利的内圌裤的边沿,只感下腹一阵燥热。

这个时候,如果勇利再警觉点,大概就会发现屁圌股上方有股热源了。

然后维克托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眼前的黑发青年正乖巧地躺着,他便喊了声:“勇利?”

“唔嗯……”勇利哼唧了两下。

维克托便连忙覆到他身上,正对着勇利的脸,“勇利,不如我们做吧?”

勇利正闭着眼,呼吸绵长,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

“……勇利?”

其实真的是在睡觉的勇利小声地打鼻鼾。

“你怎么说睡就睡了?”维克托有种一口老血哽在喉中的郁闷感,他捏了捏对方的鼻子,想要弄醒他,又觉得不太舍得。

唉,毕竟每天都跟连轴转一样训练的勇利也是很累的。

维克托无可奈何,唯有在勇利脸颊上亲了亲,道:“晚安,睡美人。”

接着他跑到了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顺便冲了个澡,之后再回来,勇利已经翻了个身了。

维克托给他重新盖好了被子,然后便打开了手提,他联络上了雅科夫,跟他说他已经打算去做手术了,希望雅科夫能为他安排时间。

雅科夫跟他说这事儿不难,毕竟他和那个约翰医生也算熟识,估计能给他开小灶,估计维克托的手术时间很快就能安排上了。

“不过,你要是去做手术了,那那个谁怎么办?”

“我打算请列夫教练来暂时代替我,他已经答应我了,签证估计不久就能批下来。”

“列夫?是那个我认识的列夫教练吗?在莫斯科的那个。” 

“对,没错,他教学风格比较温和稳健,我觉得以我认识的教练来说,他和勇利应该是最合得来的。” 

“他今年不是说身体不好所以退休了吗,你怎么能请得动他的?”

“哈哈,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事情。”

“少嘚瑟了!而且据我所知,请他的费用可不少,那小子请得起你还请得起他吗?”

“这您就不用担心了。”

维克托没跟他讲,勇利压根不用给他教练费,而且就连列夫老教练也是维克托自己花钱请来的,还动用了他的人脉关系,算是欠下了一个人情。当然了,他也有把勇利的视频发给对方,列夫看了之后觉得很感动,维克托想,不论如何,总之他老人家愿意帮这个忙,真是太好了。

“哼,你以为我想管,总之,你尽量这月底就动身前往美国,手术应该可以安排在下个月初。”

“好,列夫来了之后,我安排好一切就会离开日本的。”

聊完之后他合上了手提电脑,看着床上的勇利有一瞬的思想放空。

他所能给勇利安排好的事情,他都尽量安排了,他确实不想离开勇利,只是身体实在吃不消。不过现在的勇利的状态很好,维克托相信即便他不在,勇利也会坚持训练的。

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既然深爱一个人,便会愿意为他付出。

接下来这几天里的维克托就像往常一样,勇利专注练习,不要说维克托了,就连安琪儿他也顾不上。不过在某一天的下午,维克托带着放学后的安琪儿过来的时候,他喊勇利亲自去陪他去买点东西。

勇利不知道他想买什么,但还是停下了训练,和维克托一起离开了冰上城堡。

接着维克托便带他俩去了一家宠物店,然后那人对他俩道:“我们买条小狗一起养,好不好?”

安琪儿自然说好,勇利想了下,他知道安琪儿蛮喜欢小狗的,维克托也喜欢,便跟着点了点头。

“那以后我们三个就一起养。”维克托说,“来吧,安琪儿来选小狗吗?”

“好呀!”安琪儿跑进了宠物店。

在热情的店员帮助下,安琪儿一眼就相中了条浅棕色的贵宾犬,小狗刚出生不久,像个小团子一样在安琪儿怀里动了动,逗得安琪儿哈哈大笑。

“确定是他了?”勇利弯下腰问。

“嗯,就是他了!”

“给他改个名字吧。”维克托说。

“既然有小维了……”安琪儿想了会儿,“那就叫小勇吧!”她把小狗举了起来,“你好,小勇,我叫安琪儿呀,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勇利懵了,半晌,才无奈地笑了:“别轻易就这样决定他的名字了啊?”

“小勇这名字很好。”维克托摸了摸小狗的脑袋,说:“说不定很久的以后,他可以和小维到天堂做朋友呢。”

勇利看了这两人小半天,觉得鼻子酸酸的,心里暖暖的,便道:“哎,那就这样吧。”

于是安琪儿成功带着小勇回了家,他是胜生家的新成员,大家都表示了热烈欢迎。

勇利虽然很开心,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维克托干嘛忽然要买一条圌狗,难道是一时兴起?

但是,他又说不上到底是哪里怪。

到了晚上的时候,他照例进了维克托的房间待着,维克托坐在沙发上,忽然道:“勇利,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讲。”

“什么事呀?”勇利分别给维克托和自己倒了杯茶。

“我可能……”他垂下眼,半晌,复又抬起眼,有些紧张地道:“可能,要暂时离开日本一段时间了。”



*之前有人问出本……这本会出的!就是可能有点点砖头 我希望能在月中前完结吧

  684 34
评论(34)
热度(684)

© 离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