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酒

掉坑请注意了,这个作者经常性失联。

 

【维勇/完结章】ACTORS(14)

14.

 

 

在深夜时分,勇利在露台上看到尤里回来了,但也不回自己的房间,自己坐在泳池边的摇椅那儿晃悠,孤零零的。

勇利便跟维克托说,他要下楼。

维克托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问,只是把一件大衣披在了他的身上,“明天还要坐飞机,早点回来休息。”

勇利笑了,说:“好。”

他走到楼下的泳池那儿,尤里一个人戴着耳机在听歌,手机屏幕的亮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他坐在了对方的身边,尤里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默默地低下了头。

两人安静地坐着,风有些大,勇利套上了维克托的衣服,把自己裹得更紧了些。他没想到转眼便又是寒冷季节的即将来临了,但在去年年末的时候,他和维克托还是无法彻底交心的阶段。他曾经觉得很多事情很难,可走过以后回头一看,才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他庆幸他和维克托一同走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勇利才问尤里:“尤里奥,你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尤里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是专注听音乐所以没听到他的话,勇利只好又问了一次。尤里忽然转向了他,道:“我听到的,我又不是聋子。”

勇利只好无奈地笑了,尤里把耳机摘了下来,说:“也没有很不开心,只是每次都会吵架,没意思。”

他挠了挠金色的柔顺的发,叹了一声,道:“两个人相处真难。”

“是挺难的。”勇利把手放在大腿上,尤里就瞪了他一眼,说:“你这种天天幸福得流油的炸猪排饭到底懂什么?!”

“诶?”勇利愣了一下,“其实……也没有尤里奥看到的那么顺利啦……”

“噢,是吗?”尤里翘起二郎腿,手肘搁在膝盖上,撑着自己的下巴,还朝勇利翻了个白眼,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模样。

“嗯!至少在你住进来之前,我和维克托不是你看到的这么好,有时候还会很长时间也不见一次面。”勇利搓了搓手,“他不会跟我说他有什么想法,而我也不会问他,那时候有很多误会爆发,偶尔一样会争吵。”

“你也会吵架?”尤里问道,想了想,他又说,“噢,你那性格,倔起来真的超——讨人烦的。”

“诶,有这么讨人烦吗?”

“是挺烦的,你和那个谁都不太懂我和维克托这种人的想法,我们对你们好,是因为我们喜欢这么做,却并不需要你们觉得内疚或者是同情,然后反过来用自以为是友善的方式保护我们。”尤里看向了不远处的泳池,“不需要,真的,这只会让我们觉得,是我们还不够强大,不能给予你们安全感吧。”

他说完看向了勇利,那人的眼睛变得亮晶晶的,握着拳头说:“好厉害,尤里奥男子气概十足!”

尤里:“……”

勇利便放下了拳头,“以前我也不懂,现在是懂了,但是因为我终于愿意和维克托好好谈谈了,或许很多时候你觉得很了解对方,其实事实未必如此。”

“尤里奥,试着和奥塔别克平静地聊一次吧!千万不要小看沟通和交流的魅力哦。”

尤里眨了眨眼,半晌,才说:“这种事情,才不需要你这个笨蛋教我……不过,谢谢你啦。”

他狠狠一拍勇利的背部,勇利差点儿被他的手劲儿给拍到了水里去了,勇利只好苦笑着说:“好啦好啦。”

 

在和尤里聊完后,他就回了卧室,身上带着一股凉气,但是一进被窝就被哄得暖洋洋的,因为维克托一直在那儿暖被窝。

他好像已经睡了,有些迷糊,摸了摸勇利,问:“说完了?”

勇利说:“嗯,希望能帮到尤里奥吧。”

“那就好。”维克托的手胡乱地在他脸上摸来摸去,最后探头在他脸上啃了一口,“晚安。”

勇利在维克托那大脑门上亲了一口,“啵”地一声特别响亮,然后看到维克托似乎还在偷笑。

“晚安。”勇利轻声说。

两人像冬天取暖的小动物一样,在被窝里把对方给抱得紧紧的。

 

第二天一早勇利就离开家里了,飞往外地城市进组拍摄,而这次的电视剧的剧名叫《侦探佐佐木小姐》,所以观众们很明显就能看出,在这套剧里的佐佐木小姐是主要的破案人物。

在这次的拍摄里,勇利自然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例如饰演佐佐木小姐的演员就是一位新人,但同时也碰到一些熟悉的脸孔——他的好友披集也参与了拍摄。

不过不同饰演连环杀人犯的勇利,披集演的是个正直冲动的小警察,经常协助身为侦探的佐佐木小姐破案,基本上本剧的智力担当是佐佐木小姐,而披集的角色则负责保护对方和耍帅。

在披集看到勇利之后就故意打趣他道:“厉害了,未来的影帝呢。”

勇利摆了摆手,笑着说:“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呢。”

“我有看那部电影,”披集说,“太感人了,一定很有机会拿奖的。”

勇利便说:“嗯,无论如何,谢谢你!”

然后披集便拉着勇利拍了一张合照,放到了自己的SNS上,上面还写着一段话:“开工大吉!又和老朋友合作啦!”

在那之后他们就投入到了专注的拍摄之中。

勇利以前演的多是正面角色,很少会尝试反派,这次的安排也算是导演故意而为之,因为观众们估计猜不到勇利会是凶手,他就那样潜伏在好人堆里,默默无闻,却同时又是一个凶残冷漠的高智商连环杀手。

在演这个角色之前勇利费了不少心思揣摩变态杀手的角色的心理,看了不少有关犯罪学的纪实节目和书籍,还请教了不少演过这类角色的前辈。在拍摄之前,有些合作的演员还不太看好勇利的表演,只是合作了下来,才感受到了对方的强大气场。而导演们在看完了揭露真相后的最后一刻的时候都纷纷表示:毛骨悚然。

披集之后跟勇利说:“太可怕了,我要考虑一下要不要和你继续做朋友了。”

勇利知道他在开玩笑,便故意露出一个在剧里时常展现的一个意味深远的微笑,每次他那样笑就必定有人死亡,看似纯真脸庞像是被黑暗所笼罩着,让人看到都觉得瑟瑟发抖。

“就是这个!别笑了,够了!”披集拍了他一下,勇利这才放心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电视剧的集数不多,很快便正式杀青,而勇利也终于可以回家休息去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没有接多少通告,因为临近圣诞节,那不但是维克托的生日,而且他的大部分员工需要放假,所以维克托也会趁着那段时候休息。

每年那个时候维克托都会带着勇利去度假,有时候去南半球的国家,有时候去海岛,有时候也会去俄罗斯滑雪,但是勇利一直都没能回他的家乡。

就算不是忙工作,他都要陪着维克托,每次维克托问他去哪里,他都会回答说无所谓。

……大概今年也是如此。

另外比较意外的一点就是,他入围了最佳男主角的奖项,今年的莱斯特金像奖的颁奖典礼设定在了12月24日,所以如果不是因为要参加颁奖,或许勇利已经和维克托飞去别的地方去了。

 

在靠近年末的时候,维克托都会变得非常非常忙碌,各种公司的大会和庆祝活动都需要他出席,各地分公司的情况和业绩也要跟他通通汇报一遍,大大小小的会议加起来,几乎占据了除了睡眠吃饭外的全部时间,有时候忙起来或许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

不过他似乎每年都记着勇利的生日,能在一起就尽量一起过,不能在一起也会给他送礼物,这年勇利的生日就在剧组里过的,自从出道以来,好些时候他都在剧组里过生日,不过他没想到维克托居然会来探班。当天在剧组收工以后他就先和维克托出去吃了一顿晚饭,之后去酒店做了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第二天又继续回去拍戏了。

整个剧组当时都愣了,大概没想到勇利一大早又回来了,导演只好赞扬他说,勇利真的是相当敬业的演员,从不拖拍摄进度。

现在维克托的生日即将要来到了,勇利想送给对方一件难忘的生日礼物,一份他藏着掖着许久、一直渴望着送出手的礼物。

 

颁奖礼到来的那天,勇利为此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他在前段时候就找裁缝定制了一套天鹅绒质地的靛蓝色西服,相当地合身,衬得他腰细腿长的。造型师帮他弄了个发型,跟平时的维克托有点像的三七分发型,因为勇利不想让他的形象在大家的眼里变得太过刻板,之后还故意戴了副金丝圆形镜框的眼镜,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相当地温润儒雅。

他换好衣服站在镜子前的时候,维克托也在旁边,便走到了他的身后,伸手圈住了他的腰,还故意捏了一把。

勇利整了整自己的领子,问:“好看吗?”

“好看,超帅的。”维克托说,“感觉就像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少爷。”

“我是少爷,那你是什么?”勇利笑着看着镜子里的维克托。

 “我是勇利少爷的执事啊,”维克托凑到他耳边道,“从床下到床上都可以照顾少爷的那种全能执事。”

勇利忽然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因为他很轻易就会因为维克托的调戏而脸红。

维克托便笑着说:“明明关系那么亲密了,勇利还会害羞,可真个大宝贝儿。”

勇利不想和他在这话题上继续扯下去了,推了他一把,道:“你也去颁奖礼吗?”

“是啊,我也有请帖的,今年以公司名义投资了几部电影。”维克托说,“而且,勇利拿奖的时刻我怎么可以错过!”

维克托的语气说得就跟结果被公布了似的,勇利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眼手表,道:“走吧,时间不早了。”

 

他们俩是一同进入会场的,走在红地毯上的时候,不少记者把长枪短炮对准了二人。勇利笑得还有些腼腆,心里却在打着鼓,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重大场合。维克托倒是表现得比他更像明星一些,不过他的身份是个商人,所以在进入场地后没几分钟便先离开了,还说是免得抢了大家的风头。

而后萨拉和奥塔别克也进场了,记者们便纷纷把镜头对准了《舞男》的主演们,于是勇利便开始和主演成员们一一拍照。

不久以后,颁奖礼正式开始,奖项结果一一开始公布,《舞男》的势头不错,获得了最佳摄影和最佳剪辑奖项,而另一获奖大热门《歌剧之王》也夺下了最佳音乐和最佳服装的奖项,大家都说很可能最佳影片就在这两者之中诞生了。

在即将要公布最佳男主角的奖项的时候,镜头对准了几位入围的男演员,勇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其实心里相当地紧张,他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自己的双手,静静地看着舞台上的颁奖嘉宾。

如果维克托在他的身边,或许他会更好过一些,但他们不可能坐在同一块儿的位置,所以在公布结果的那一刻,无论是喜是忧,他都要一个人承受。

白发苍苍的颁奖嘉宾是一位圈内老前辈,拿过好几次男主角的奖项,在简单地卖了一下关子之后,他打开了信封,把里面的结果拿到了手里,再托了托眼镜,对着麦克风道:“我宣布,今年莱斯特的最佳男主角的得主是……”

“《舞男》的胜生勇利!”

 

那一刻,勇利的耳边响起了如雷贯耳的奖声和欢呼声,而他本人还愣着坐在那儿,没有一点反应。而坐在他身边的阿曼达导演直接给了他一个拥抱,前后左右的同行们都伸出手,和他握手,真挚地送上了祝福,包括同为竞争对手的克里斯和J.J,都很大度地表示了他们的祝贺。

勇利这才彻底反应过来,笑着走上了舞台,从颁奖嘉宾那儿接过了金灿灿的小人儿。

在那一刻其实他想到了许多许多,不少画面跟走马灯似地在脑海中闪过,然后又被彻底地打散,变成了台下的黑压压的观众和不时闪耀着的镁光灯。

台子挡住了他那颤抖着的双腿,他把手放在台子上,紧紧握着奖座,生怕下一秒就把它给摔了。

主持人把麦克风留给了他,自己便退到了一边,勇利捏着那小小的麦克风,道:“很高兴能拿到这个奖,我需要感谢很多人……”

这是美奈子之前给他准备好了的得奖宣言稿,勇利都是有背过的,他感谢完了一串人,忽然脑子就开始一片空白,大概是因为紧张,也可能是因为太过兴奋。

他低下头想了想,眼泪就从眼眶里掉落了下来,但那明显是喜极而泣的神情。

勇利擦了擦眼泪,用带着鼻音的声音说:“抱歉,我太兴奋了,没想到真的会拿奖。”他看向了旁边的主持人,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我还能继续说。”

他说:“我这一路以来确实要感谢很多人,但我还需要提一下某个人,因为是他让我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我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至少,他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爱。”

“可能用爱这个字眼显得有些肤浅,但请允许我斗胆这么来定义,我肯定如果没有他,今天的胜利勇利就不会是你们见到的这样,或许我根本没办法站上这个舞台。”

他在观众席里搜寻着那人的眼光,然后隐约好像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湛蓝。

如果这道蓝属于大海,那勇利便是水中的鱼儿;又如果这道蓝属于天空,那勇利便是其中的飞鸟。

“而这个人,”勇利朝他的方向伸展开了手臂,大声又骄傲地说,“他就是维克托。”

他不管其他人会怎样看待他们的关系,但他要让世界都知道他的谢意和爱意。

大家便都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纷纷便往维克托的方向看了过去,会场的灯光师也很明智地把灯光聚焦在了维克托的身上。

一向淡定的维克托此时竟然会有些不好意思,他用温柔的眼光看着台上的耀眼的勇利,一刻都不舍得移开视线,然后他点了点头,默默地鼓起了掌,大家便也跟着维克托鼓起了掌来。

勇利吸了吸鼻子,在台上红着眼说:“谢谢,我的得奖宣言说完了。”

他再次看向了主持人,主持人便赶紧开始给他打圆场,道:“哈哈,看来勇利和维克托真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呢。”

勇利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只是捧着奖座就下去了。

 

在典礼结束后,勇利没有去参加什么庆功宴,虽然阿曼达说要他请剧组吃饭,勇利也应下了,说是有空就约,之后他悄悄地和维克托离开了会场,两人驱车便前往了下一个地点。

维克托难得当了一次司机,松了松领口的领带,问:“你饿吗?想吃什么?”

“饿。”勇利说,“现在很晚了,我去买快餐吧。”

维克托便说好,最后停在了路边的某家洋快餐店那儿,勇利去买了一堆汉堡和薯条。反正他的假期要开始了,吃胖了就胖了吧,拍戏的时候再减下来便是了。

维克托带着勇利到达了海边,然后就把车给停了,平安夜的晚上,大部分人不是在家里,就是在热闹的市区里,反而海边是一片漆黑,只听到海浪滔滔。

当然了,勇利也不觉得有谁那么傻,会在大冬天的时候在海边吹风。

他们俩坐在海边的石块上,然后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一点都不像在照片中那样的斯文淡定。在吃饱了之后,勇利甚至忍不住摸着肚子打了个嗝。

“裤子要不合适了。”他挺着个肚子笑着说,然后给自己松了枚裤头的纽扣,维克托也笑了,伸手摸摸他的肚皮,说,“小猪崽。”

“嗯,怎么了?”

“我已经买好机票了,今年我们去长谷津度假……”维克托说,“好吗?”

勇利并没有想到维克托会主动要去长谷津,他没有问他为什么,因为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他坐直了身子,在维克托脸上亲了下,轻声道:“好。”

维克托握着他的手,手指在勇利的手心那儿搓来搓去,却没有说话。

勇利便用另一只手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原来已经过了零点了。

“维克托,生日快乐。”

“谢谢。”

“我要给你送一份礼物。”

然后勇利在维克托面前打开了一个小盒子,借着月色,维克托能清楚看到里面的金属指环正反射着耀眼的光。

他勾起唇角,意会似地笑了。

 

“那个,这其实是我很早之前买的,并没有想到居然能派上用场……”勇利说,“维克托你什么都有了,我也想不到能给你什么,想了很久还是决定拿出来,希望你会喜欢,就当是这个、那个……”

“哎。”勇利捏紧了小盒子,手心都开始出汗了,他抬头看了一眼皎洁月色,急红了眼,道,“今晚的月色真好看!”

维克托一直在观察着勇利,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这个礼物,太棒了。”他小心地抬起勇利的手,为他戴上了指环,刚好就是无名指的位置,勇利捏着他的指尖,问,“可以轮到我了吗?”

“嗯。”维克托点了点头,勇利便也为他戴上了戒指,紧张而紧绷的神情在维克托戴上的那一刻之后终于彻底放松了下来。

维克托虔诚地亲吻了勇利的手指,问:“我们不说月亮,我就问你,愿意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吗?”

勇利红着脸,用力点了点头:“我、我愿意!”

无论生老病死,无论疾病贫穷,我都愿意和你长相厮守。

 

这大概是胜生勇利人生中所参与的、也是最好的一出戏的大团圆结局。

 

 

 

END.



*终于写完了!!!以后其他剧情还会在番外补完 番外会在本子里收集~!

本子预计会赶魔都的CP20 谢谢大家的支持!!!

  520 14
评论(14)
热度(520)
  1. 樱飞雪离酒 转载了此文字
  2. cesia离酒 转载了此文字

© 离酒 | Powered by LOFTER